濯清涟

头像感谢我挚友@李如旃
期末闭关。
剧毒李怀莲,若谷闲散人。常在线发病,望不吝赐教。巨杂食沙雕,立志不咕咕!

前天涂鸦几句

西江月

启户奉邀青霭,煮茶酬劝黄昏。

经纶世务几劳神。能比毫锥一寸?

晏对两窗烟幕,闲凭三笔云痕。

高台寄字远游人。月砚花笺沈遁。


2019要好!


先夸一波思章 @参商相望 的手写。



辞旧迎新,悄悄溜来叨叨几句,顺便立旗。



一年将尽,祝福2019更好!感谢用心产粮为爱发电的神仙太太!感谢陪我玩的小天使们!



杂食咸鱼没有什么正经自我介绍,只想快乐阅读扫文码字尝试古典诗词。



新年愿望:



1️⃣每天读书。



2️⃣练好三字。



3️⃣练出马甲线。



4️⃣填坑更新目标15W+。...

一个宛如直男拍摄、上对不起策瑜盛世美颜、下对不起神仙为爱发电的repo。


 @腦洞加工廠 的威定江东腰带+CP23战果。


感谢各位太太创造快乐 ㄟ(≧◇≦)ㄏ,冒昧打扰 @璧成   @时间酒   @雷池子 


PS.无料矿泉水拯救甜食控我一定要点名表扬!

也无大雪

大雪至。

金家子弟热衷于有仪式感的奢侈生活,恨不得每一天都钻研出独特过法,逢上时节交替,繁文缛节琐事怎么会少?只是不需要劳动宗主躬亲筹办罢了。

金光瑶躲得了杂务,却躲不了世故,管他今夕何夕,仍旧伏案奋笔。

前堂笙箫的琴瑟的钟鼓的声音争鸣,长老的宾客的侍儿的笑语齐飞,吵得怎样都和他无关。芳菲殿惯设禁制,花月风雨都进不来。

兽金炭安静地焚着,一室温暖春意。狻猊蹲在鎏金三足鼎上看他平稳的浅笑,看他娟秀的字迹。

整完一份公文,金光瑶搁笔远望,窗外天阴阴的,同前日昨日毫无分别。他心下嘲自己一勺,还跟小孩子似的等着雪来?
接着拿本东西来改,又是怀桑央他做的。

金光瑶幼时读书,少时寻账房先生职糊口...

【羡澄】迟归(十一)

剧情全靠剧毒脑洞,怕不是要被开除粉籍。

出现了挖坑能填的幻觉OTZ

间道夜行的风险不小,天色愈暗二人便愈警醒。

江澄亲自驾车,魏婴则背着箭袋怀抱化鹤挨着车厢门框坐,上弦依稀与护师弟师妹们赴岐山为质那天的重合。

魏婴在第五次射死陡然跃出的小型妖兽之后忍不住矮声对江澄非议了一句:“怀桑这仙督做得......啧,乱成这样还不出手。”

江澄淡淡接腔:“怎么?也只有你还敢小觑他。他算是有本事的,从封棺大典后,四海之内未见兵戈,玄门百家各自安稳。为兄雪恨扯着替天行道的大旗,虽接任仙督但废了瞭望台以示清正公允,天下安有不服?这次便是要我们去共商近来诸事的,想来仍请各家分管。”

魏婴浮光掠影地想了想,...

新青年他应当怎样去生活(一)

CP:晓薛 聂瑶 羡澄(虽然这节没写但是可能以后会写总之注意避雷不想吵架)

慎入,以免被毒死,管杀不管埋的欧欧西脑洞爽文。

黑烟缠打着冲破阁楼的天窗,紧接着是玻璃齐刷刷粉身碎骨倒地阵亡。玄色请见钉入黑胡桃木地板,剑主抬手袖抖出张皱巴巴的长条黄纸,潦潦草草卷了那团黑烟砸在地上。他精巧的喉结上下微动,似乎低低自语了句什么,眸中星汉流转,披着冷月的剪影却张牙舞爪显得并不友善。

抹一把被薄汗粘在脸上的碎发,他对着刚刚捆起来的诡异雾气念念有词,嗓音低沉听不真切,依稀只觉得像幼兽的呜咽,带着有趣的韵律和天成的野性。那团东西很快瘪下去,变得轻盈清澈,顺着夜风滑翔离去。

灯亮了,暖...

备考中没有更新竟然也已经有一百粉了超级开心。没(tou)空(lan)开启点梗那就抽个奖吧,刚到的甘肃省博物馆异形烫金胶带美爆我一定得找一个幸运的小伙伴分享!

农历年底我一定要填完坑写完点梗!

根据随机生成数字数了一下 @柳七郎的迷妹妹   (看着姑娘的ID沉思三秒要不要写点东西祸祸耆卿)请姑娘私信联系我啦!

上新:“孙策·虎啸江东”刺绣腰带

巨好看!可以用来配圆领袍的叭。

腦洞加工廠:

“孙策·虎啸江东”刺绣腰带




在腰带的刺绣文字内容方面,除了那句最广为人知的那句名言,我们还选择了文学家陆机(同时也是孙策的外曾孙)在《辩亡论》中为孙策总结个人武勋时慷慨写就的骈文。


黑色版与白色版的刺绣内容完全一致。




配合竹枝纹底布,共有三色可选。


①威定江东:黑金刺绣 X 黑地描金竹枝纹  准现货上架40根


②历阳江碧:黑金刺绣 X 浓绿描金竹枝纹  准现货上架26根


③覆雪丹徒:白金刺绣 X 水绿描银竹枝纹 ...

【权逊】言

伏在阶下的青年将二十条罪状一一辩驳完。

年迈的吴主眼前,依稀是故人苦心劝进是潋滟着期待温和眼眸。

镇静而又恳切的语调是早稔熟于心的那种,只有空旷宫室中回旋的余音凛冽而陌生。

伯言,你吴郡陆门果真家学了得。这孩子,多好啊。

吴主仍然绷着一张阴沉脸孔追问一句:“诚如此乎?”,尽管他从来都不曾真正有过这样的疑问。或者说,这一句,他更适合用来诘问自己。

青年的声音略略哽咽了:“臣父,臣父忧虑抱恙之时,不顾休息,日夜嘱臣作此陈情表,字字句句流出肺腑,兴国存君之心日月可鉴。求至尊明察……”言至于此,又是叩首。玄色石板泠冽侵上,光洁的额,竟也随着壮心的鼓点律动,温热。

吴主行动早不如往日灵便,离...

【羡澄】迟归(十)

恭祝如兰生辰快乐!虽然也没怎么写到他。

声明一下,笔者觉得玄羽也很可怜没有黑他的意思,只是觉得他不是原装魏哥。

剧情挖深坑希望以后能填上,构建剧情是我头秃,太生硬了卑微落泪。

驿馆僮仆为江家一行人换上了新的快马,日行千里的的脚力足以补上上午收拾清点耽搁的功夫。

官道开阔平坦,千里挑一的宝驹跑成了飒沓流星。车架摇摇晃晃,

魏婴抚着洁净的衣袂吐出一腔辛辣。

穷奇道边寒藤,乱葬岗上霜鸦。

他讲起了鬼道,身前和死后的点点滴滴化成了冥雨罗网,嘈嘈切切砸响木格子窗。

“江澄,你是有话要说的吧。”家人的故事已经说尽了,魏婴读着眼前人深潭静水似的表情,“观音庙时不能同他们说的,现在说与我听好不...

© 濯清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