濯清涟

这里是有毒的李怀莲,时常发病,请多
指教。沙雕使我快乐,只是怕被打。

日常吐槽

外面电闪雷鸣狂风暴雨,知道的是温比亚登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渣男又在发誓。

【魔性改词】郭奉孝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OOC严重,抱歉。只有沙雕,没有逻辑。

先表白一下全员,不知道能不能证明自己不是黑。

——————————————

啊~啊~啊~

休沐放假,我走在回家路上

突然想起,我没带钥匙

我寄给你,二十六封书信

你没有回,你妹有回

你回信了(文若,干哈?)

叫我等等(这会儿不方便)

你办完事就回家(真不行)

可是郭奉孝,你这酒疯子

你跟着司空,去了许昌

郭奉孝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郭奉孝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郭奉孝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神乎奇技的古琴solo1 by.蔡文姬)

公达问了,元常也问了

连纪委长文,我也问过了

可是郭奉孝,你就是忘了,...

【后知后觉跟风填词】去奇袭(cover.卡路里)

伯符: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自己打个气

公瑾:每次多收一块地,都要总结并铭记

伯符:袁术老贼看看我,再去掂量你自己

          努力,我要努力,九州迟早跟我姓

策瑜:pose,pose

          老曹你也别得意

          pose,pose

子明:提防关羽不容易,天天提...

夜半瞎叨逼

老同学有琴,新同学有琴。全世界都有琴了,我还在挣扎着考古筝八级。
好气。

开学就要开始攒钱了,这个假期没有做有偿兼职实在是败笔。

家里总认为我守财,其实是因为我对一些东西根本没有兴趣。

只想为喜欢的吃土!

屠苏

一个和挚友@李如旃 聊天了出来的脑洞。

意识流,流水账。

聂怀桑中心无cp。几乎都是个人对角色的理解,慎入。

欢迎理性讨论,ky呵呵。

自记事起,我就是每年家中最先尝屠苏酒的。

不净世素来不崇尚繁文缛节,逢上岁除,便是最富世俗意味的团圆。

嫡母和娘亲都走得早,待我能勉强饮下浅浅一盏屠苏时,就只需要向爹和大哥敬酒了。

舞勺之年后的除夕,因爹的亡故而变化。幸而姑苏城的晚钟、曦臣哥的宽慰,让我不至于太过落寞。那些年里,我对大哥最深的印象,便是他结了薄霜的家袍以及与屠苏酒潋滟的柔光与衣摆上威严的兽纹辉映的双眸。时隔两纪,那种疲惫但倔强的锐利目光,仍能让我从梦中凛然惊起。

再回...

© 濯清涟 | Powered by LOFTER